自2013年1月住建部公布首批90個國家智慧城市試點名單至今,中國的智慧城市幾乎占了全球試點的一半。在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教授、國家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汪玉凱看來,智慧城市的興起,成為實現中國城市治理現代化的重要途徑。

  “應該說這個成效是很明顯的,但仔細考量,這些年在智慧城市建設上花了這么多錢,我們的投入和產出到底成不成比例?”11月16日,汪玉凱在參加成都市經濟發展研究院主辦的“數字化轉型推進超大城市治理”研討會時表示,當前智慧城市建設各地差異很大,也暴露出一些突出問題,其中最主要的是出現明顯的重復建設,造成浪費。

  以公共數據基礎設施建設為例,汪玉凱提到了一組數據,“很多數據庫的利用率不到20%,只有百分之十幾,用得好的也不到40%,而美國的數據庫利用率都在40%左右?!彼麖娬{,在城市治理現代化過程中提升公共數據治理能力,首先應該加強智慧城市中的公共數據基礎設施的統籌,防止重復建設。

  汪玉凱表示,雖然一些大公司與地方攜手共建數據中心,一方面的確能夠比較快地改變數字基礎設施短缺的現象,但如果不改變觀念、不改變數據治理能力,一味大手筆建設很多數據中心,“造成的浪費是不可想象的”,“最后大家也都得不到很好的應用?!?/p>

  他提到,運用數據提升城市治理現代化的水平,已成為數字時代的共識,在城市里注重數據治理,意義不可小覷。但在當前的智慧城市建設中,在公共數據治理方面,還存在另一些突出問題,比如從“三難”到“三通”再到“三跨”的目標的實現。

  “過去叫‘三難’,資源互通難,資源共享難,數據互聯互通難;然后是‘三通’,指的是網絡通、業務通、數據通;現在是‘三跨’,分別是跨層級、跨部門、跨區域?!蓖粲駝P解釋說,要實現上述目標關鍵就在數字治理短板——短板背后的邏輯是政府部門相互分割,體制機制上存有障礙。

  另一方面,公共數據治理也出現了新的“三低”,即整合度低、資源共享度低、開放度低。他以國家民航局開放每日航班動態實時數據為例解釋說,通過一個手機軟件即可為普通公眾提供便捷服務,如果沒有開放這一前提,數據就只能躺在“政府的庫里”,什么作用也發揮不了。

  “所以公共數據資源如何由‘三低’變成‘三高’是關鍵?!痹谕粲駝P看來,公共數據治理難度的背后,主要不是技術問題,而是權力問題。他認為,開放政府是解決這一問題的主要路徑,具體又包括三個層面:一是政府的信息要公開;二是政府部門之間的數據要相互開放;三是政府數據要定期向社會開放。

  他最后還提到,這次疫情應對過程中,中國在數據利用方面的確上了一個大的臺階,但同時也暴露了問題,值得認真反思?!氨热绗F在人工智能的刷臉,很多不是應用不夠,而是應用過度的問題;如何處理好這種公共數據開發利用和個人數據保護的關系;包括在處置過程中,沒有任何法律(依據)就把人扣了的現象?!?/p>

  汪玉凱表示,當社會進入常態化治理過程中,如果這些現象還不斷出現,會嚴重影響城市的形象,也會影響到數字治理的能力和水平。

更多精彩,請關注“官方微信”

8營商.jpg  

數字8.jpg

 關于國脈 

國脈,是大數據治理、數字政府、營商環境、數字經濟、政務服務專業提供商。創新提出"軟件+咨詢+數據+平臺+創新業務"五位一體服務模型,擁有超能城市APP、營商環境流程再造系統、營商環境督查與考核評估系統、政策智能服務系統、數據基因、數據母體等幾十項軟件產品,長期為中國智慧城市、智慧政府和智慧企業提供專業咨詢規劃和數據服務,廣泛服務于發改委、營商環境局、考核辦、大數據局、行政審批局等政府客戶、中央企業和高等院校。

責任編輯:wuwenfei